去的时候是上午,海水有点凉。沙子是棕色的,没有金黄色那么漂亮,可能这就是很少人来的缘故吧。
  对于一个很少到海边的山区孩子来说,海边的一切都看不够。一望无际的海,像是无法穷尽的沙滩,以及岸上的小树林,新奇而又可爱。因为很少来海边玩,我们都没有想到带上一双拖鞋的重要。每走一步都像是装了不少沙子进鞋子里,没走几步,鞋里的沙子硌得脚难受。游玩的兴趣也为之大减。人生也是如此吧,做事不够周到就难免会有遗憾。不记得带拖鞋是这样,人生之中的疏忽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
  “你是文科生,你说说为什么现在的风是从岸上吹向海边?”
  “这还不简单。海陆存在热力性质差异,白天大陆升温快形成低压……”我说不下去了,因为风是从高压吹向低压的。张开双臂感受风,它也确实是从岸边吹向大海。我说不出话来。
  “现实从来不会像课本里写得那样理想。”父亲叹了口气说。
  树林、沙滩、大海,会不会存在着其他的规律?不知道,这种茫然让我想起了20世纪初的物理学家们。一边是自己奉为圭臬的经典力学,一边是无法解释的现实问题。这种茫然,也不光是我一人才有的吧,过去的科学家们会有,未来的人们应该还会有。毕竟正是在迷茫之中进行探索,人类才能不断突破自己的局限啊。
  看到满地的贝壳,想起来小时候表哥给我带了一片贝壳,我当时天天拿着玩,连睡觉都得戴着。因为失误不小心弄碎了贝壳的时候,我还流了不少眼泪。而如今,我走在的这片沙滩上满地是贝壳,却提不起半点兴趣。可能就像小王子所言,它是我浇灌的玫瑰,它是我用花罩保护的玫瑰,它不漂亮,却是我的玫瑰。那枚贝壳对别人来说,只是千百万中最不起眼的普通的贝壳。但对我来说,它是我收到的第一枚贝壳,是我用心呵护的贝壳,它是我的贝壳。也许沙滩上的某些贝壳要比它好看,但终究不是它。我能为它的破碎而落泪,却不会对其他贝壳的美丽起半点兴趣。因为它是我的。
  随着步数的渐渐增加,我对海边游玩的兴致渐渐消退。那些曾经让我好奇的新鲜事物,我已经变得麻木。满目的黄棕相交,如今只能给我一种走不到尽头的折磨。回头吧?觉得不甘。不甘又是为了什么呢?想不清楚也不想去思考。当我回首望向起点,才走了几百米而已。一段感情又何尝不是这样,从开始充满新鲜感的无话不说,慢慢到枯燥乏味后的无话可说。人总是好追求新事物,对已有的终究会变得习以为常,最后反感。多少人走到一起,又有多少人一直一起走下去。以为走了很远,实际上不过弹指一挥间。人呐,总是聚聚散散的吧。
  离开沙滩的时候,看到不少车子向里面开。游玩,就像感情一样吧,走到一起最终还将分离,接着又投入到新的怀抱之中,如此循环往复而已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