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任何疾病!”摩尔德勒站在台上,挥舞着他的双臂说,“任何疾病,只要杀死第一个感染者,它就无法继续祸害人间!”

  火光映照着他扭曲的脸,以及台下狂热的人群。“烧死他们!烧死这些撒旦!”

  瘟疫仍在扩散,肆虐在这座岛屿上。原本繁华的城市空空如也,高耸入云的大楼像城市的墓碑,也像人类的墓碑。

  “人类!”摩尔德勒一字一句地说,“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了!只有杀死那些病人,人类才能延续下去!”

  台下的人群跟着他,他们脸上无不写着狂热与恐惧。他们一行人马不停蹄,每到一个聚居点就冲击医护所。他们不断地烧死那些感染了这种疾病的同类。

  “你这魔鬼,还敢反抗?”他们之中的一人跟病人厮打起来,好不容易制服了那个病人。

  “谢了哥们。”那人说道,“嘿,我们是战友。”没有人说话,他们的一个小队长站了出来,将长矛刺进了那人的胸膛。他一脸茫然地看着人们,然后口吐白沫,屈辱地死去了。

  “干得漂亮!跟病人有过接触的人都有可能感染,清除就好了。”摩尔德勒拍了拍那个小队长,转身对人群说,“治疗感染,子弹和火焰是最好的药品。”

 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们,连原来的医疗机构和安保人员都加入了。

  “抱歉,我们都不想死。”

  没有审判,没有检查,任何有可疑症状的人一律处死。

  大概三个多月过后,幸存的人们完全消除了疫情,他们开始了新的生活。虽然病魔似乎已经是消失了,但人们也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。

  “今天,公民大会全票通过国民健康法。今后不再建立医院,所有的病人直接处死!”摩尔德勒像以往那样晃动着他的手臂,竭尽全力地提高他的声音。但人们没有多大反应,他们对国民健康法有些反感,只不过因为害怕大瘟疫,也就没再表现出什么。

  摩尔德勒高兴地站在他的办公室,透过玻璃窗往外望。“绝无仅有的时代!再也没有疾病之忧,人们生活安定,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!”他拍了拍他的卫兵,“早就该这样了。”

  突然窗外传来打斗声和哭闹声。“快,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了。”

  从二楼下来并不需要多久,他因此没有错过“精彩片段”。

  “嘣。”一声枪声结束了争吵。

  摩尔德勒有些不满,因为他崭新而又整洁的西装上,沾到了病人的血液和唾沫。

  “真是晦气!”摩尔德勒抱怨道,“死就死了,都是自然的选择。感染了疾病就该死,居然还想着活下来祸害别人。”

  摩尔德勒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,他感觉到有些不对。

  “啊……嚏!”摩尔德勒打了个喷嚏。

  “咔咔。”卫兵已经将枪上膛了。

  “嘣。”没有任何迟疑,卫兵立刻开了枪。

  摩尔德勒倒在了地上,脸上挂着与先前被处死的人一样的惊恐。等待着他的不是鲜花与祝福,而是火焰与咒骂。